金徽酒管理層遭懲戒:扣罰600萬獎金

金徽酒管理層遭懲戒:扣罰600萬獎金

鋒靂 陳俊宏

金徽酒近日發佈2021年財報,數據顯示,2021年公司營收爲17.88億元,同比上升3.34%;淨利潤爲3.25億元,同比下降1.95%;扣非淨利潤3.22億元,同比下降2.58%;基本每股收益0.64元,同比下滑1.54%。其中,第四季度單季業績表現不佳,營收和淨利潤分別下滑34.74%和52.61%。

上市七年業績首現疲軟

值得注意的是,這也是金徽酒2016年登陸資本市場以來首次淨利潤出現負增長,同時年營收3.34%的增幅也是7年來最小的業績增幅。

與金徽酒業績下滑形成對比的是2021年中國白酒市場的整體向好。數據顯示,2021年全年,白酒產業規模以上企業共實現銷售收入6033億 元,增長18.60%;利潤總額1,702億元,增長33%。毫無疑問,在復星入主金徽酒一年半以後,金徽酒業績出現疲軟。

他硬跟女友家赴日旅遊豪喊「我買單」 見機加酒報價崩潰:後悔了

對於業績的下滑,金徽酒方面指出,主要是疫情影響營收未達標影響利潤,而拓展新區域和產品結構改善推動營銷模式轉型導致成本上升所致。

財報顯示,去年金徽酒銷售費用爲2.78億元,同比增長25.09%;而其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則同比下滑17.17%至2.79億元。

酒業專家肖竹青表示,現在中國白酒行業兩大趨勢,第一個是茅臺五糧液瀘州老窖等一線名酒對區域名酒的擠壓,第二個是醬香型白酒對濃香型和清香型白酒的擠壓。現在金徽酒在復星入主之後便遭遇到這兩大壓力。

核心管理層被罰600萬

迪 卡 抽 卡

2021年業績的下滑也讓金徽酒的核心管理層遭到處罰。財報顯示,2021年根據《公司與核心管理團隊關於業績目標及獎懲方案之協議》扣罰核心管理團隊631.77萬元,扣罰金額已從已計提未發放的獎勵資金中衝抵。

對此,金徽酒相關負責人指出,公司21年規劃實現營業收入21億元,淨利潤3.8億元,但是受甘肅、陝西核心市場四季度疫情影響,沒有達到規劃目標,根據19年公司籤的《公司與核心管理團隊關於業績目標及獎懲方案之協議》,由於業績沒達目標,公司核心管理層被進行了處罰。

教室的白花

財報數據顯示,2021年包括董事長周志剛、財務總監謝小強、副總經理廖結兵、唐雲、張斌、黃小東在內的徽酒核心管理層的薪酬普遍低於2020年。以副總經理廖結兵爲例,其2020年薪酬爲121.75萬元,但在2021年該數字下降至76.02,被罰近50萬元。

復星系去年向金徽採購超2000萬

對於金徽酒的去年表現,白酒行業分析師蔡學飛指出,金徽酒的表現是中國區域酒企在發展過程中必然會遇到的階段,在復星入股以後,金徽酒加大了產品結構升級與全國性的拓展節奏。“對於區域酒企來說,這裡面最大的難點就是要進行大量的消費者培育與全國性市場的推廣,這也意味着企業有大量的前置性投入,這種前置性投入,實際上短期內無法給企業帶來銷量。換句話說,金輝酒爲了進行自己的高端化與全國化,進行了大量的前置性投入,拖累了整體的企業業績”。

財報顯示,2021金徽酒出廠價100元/500ml以上的高檔產品營收爲10.95億元,與上年同比增長26.24%,營業成本較上年增加27.10%,毛利率下滑0.2%;出廠價30元至100元/500ml的中檔產品營收爲6.52億元,同比下滑19.46%,毛利率下滑1.56%;出廠價30元/500ml以下的低檔產品營收下滑幅度較高,同比下滑43.35%,毛利率下滑39.38%。

NBA》问遍全联盟!湖人疯狂抛售库兹马加上波普

分地區來看,甘肅東南部、蘭州及周邊地區兩塊市場的營收較上年有所下滑,分別下降了12.8%和0.09%;而甘肅中部、西部和其他地區的營業收入有不同程度的上漲,分別爲13.34%、2.19%和35.55%。

據悉,2020年8月4日,復星集團旗下公司豫園股份以18.37億元收購了金徽酒30%,同年9月,豫園股份再次出手,斥資7.15要約收購金徽酒8%的股份,持股比例上升至38%,兩次出資累計25.52億元,成爲金徽酒的控股股東,郭廣昌爲實際控制人。

在入主金徽酒以後,復星的確加大了其對於金徽酒的投入。以復星系旗下其他企業對於金徽酒的採購爲例,財報顯示,2020年復星系對於金徽酒的採購還只有包括上海老城隍廟食品(集團)有限公司、海南復星商社貿易有限公司在內的9家企業,採購金額也只有417萬元左右。但在2021年復星系對於金徽酒的採購就上升到23家企業,總採購金額也超過了2000萬元,以海南復星商社貿易有限公司爲例,其2021年的採購額從上年的114萬元暴漲至1202萬元,暴漲了近十倍。

對於金徽酒的未來發展,肖竹青表示,中國全國性食品飲料和白酒市場格局已經固化,其中茅五瀘汾已經成爲中國白酒行業全國性品牌第一梯隊,現有市場環境下幾乎已經沒有了新的白酒品牌成爲全國品牌的機會。“終端的前置性現金費用補貼/陳列費/促銷費逼迫各大名酒生產企業紛紛漲價,通過漲價加大終端市場現金費用投入,通過漲價拉大價差增強終端推銷指定品牌的積極性。沒有品牌溢價能力的酒廠很難通過漲價來滿足不斷水漲船高的終端費用需求和終端毛利率提升需求”。

蔡學飛也表示,金徽酒作爲一個區域品牌,在一線名酒渠道下沉的情況下,實際上面臨着多重阻力,區域酒企如果要實現高端化與全國化,必須要進行大量的前置性的市場投入,中高端白酒產品的培育週期一般是很長的,這酒需要企業前置性投入較大的資源,所以金輝酒目前業績承壓還是比較大的。

《韩股》疫情恶梦再起 KOSPI指数连二跌

但他同時認爲,中國白酒酒業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整合期,品牌競爭的背後更多的是產區與資本的競爭,那麼從這兩項來看的話,金徽酒其實是有一定優勢的,起碼隴南生態產區它的建設還是比較完整的,加上覆星資本的扶持。“只要金輝酒能堅持高端化與全國化,那麼憑藉自己的區域差異化特色,在全國範圍內獲得一定的品牌成功還是問題不大的。但是這個取決於金輝酒自己的戰略執行力,以及背後資本的整合能力”。(陳俊宏)